返回第八章 聚会  辰东新书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秦诚注意到,林教授看着相片上的女子有些出神,似在缅怀过去。

王煊觉得,林教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
他进过先秦大墓,得到方士传承,胸口出现两个大洞都未死,更认识一个曾经在新星红了很久的极美女子。

而这只是他一鳞半爪的经历,从中可窥,林教授当年很不简单。

“教授,你不要伤感,不就是一个女子吗,过去就算了。”秦诚开口,破坏了这种安静的氛围。

林教授摇头:“你们想哪里去了,今天我只是有些感触而已,再说,我这是纯粹的欣赏,没有其他。”

秦诚觉得这话耳熟,不久前他好像也说过纯欣赏几个字,他立刻想到了赵清菡。

“我非常理解您!”秦诚说道,故作一副遇到知己的样子。

王煊开口:“相片上的女子……有点像赵清菡。”

秦诚闻言仔细观看,确实有些相像。

他脸上的表情顿时非常精彩,最后叹道:“教授,咱们对美的理解相近,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忘年之交!”

林教授直接给了他一巴掌,告诉他,照片中的人是赵清菡的奶奶。

秦诚闻言,脸色又垮了,这是女神的奶奶?!

王煊顿时明白,为何之前在门口看到赵清菡,因为两家颇有些渊源,正是因为见到故人之后,所以今晚林教授又一次翻开这本相册。

王煊已经意识到,林教授可能为了他要去见这名女子,而他不想让老人打破多年的心灵宁静。

“林教授,您不用为我的事操心,我自己有了初步的想法,应该可以解决问题。”

林教授讶然,他只是低头看了会儿照片,王煊就能猜到他想做什么,反应敏锐,果然适合走旧术这条路。

“在古代,方士与凶兽争斗,与天挣命,虽是人身,但却敢为,要与日月同存共光辉。我得到这种传承,要走旧术的路,如果连这种小问题都解决不了,以后遇上生死攸关的大事儿又该怎样?”

王煊是一个感恩的人,他主要还是担心林教授去见故人,会思及过去,破坏多年来心中的那份平静与淡然,毕竟有些东西老人早放下了,不宜再去揭开。

“好,你自己去解决!”林教授露出笑容,他自己的路断了,很想看到一个后来者将旧术路走到尽头。

这一晚他们大多围绕旧术谈论,王煊在这里当场研读先秦时代的方士传承,颇为入迷。

因为,在采气、内养、冥想这些地方,这部旧法有独到之处,称得上非凡,极其了不得。

林教授告诉他,实验班中的根法其实也很强,但不够完整,所以才显得无法与这部先秦秘法相比。

然而,随着王煊研读,他觉得越发吃力,后面的记载很朦胧,真是可行的根法吗?

比如,文中提及某个领域,未至时一片荒芜,后又写到黑土,至于后面……记载的更加飘渺。

王煊不解,当场请教林教授。

“你回去后,最好看一些与旧时代宗门有关的书,道家的,佛家的,它们对于先秦时那个时期的的名词、现象等都有一些论述,回过头来再看此法就能有所获了。”

林教授为他解释,其中一些描述应该是与《黄庭内景图》有关。

先秦时代距今太远,某些字词以及现象等,都需要借助后世的一些典籍才能理解。

随着林教授讲解,他又提到葛洪的《抱朴子》,以及陈抟的《无极图》等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