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二十二章 与死亡擦肩  辰东新书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王煊放下纸张泛黄的体术秘本,拿起一块先秦时期的金色竹简。

它只有八厘米长,非常沉重,不像是竹子,温润如玉,这是加入探险组织时青木送的。

按照赵清菡所说,数十上百年来,旧土总共就出挖出四份金色竹简,其中有两份被各方争抢,已经分散。

王煊估摸着,一份完整的金色竹简应该有数十块,想要集全的话难度实在太大了。

他看着上面的刻图,人首蛇身的生物栩栩如生,但却难明其意,目前样本太少,参悟不透。

他将竹简放在一边,在旧术这条路上,需要慢慢积累,没必要开始就盯着先秦奇物。

清晨,王煊去练方士的根法,再有两天就要去上班了,他很珍惜眼下的安谧生活。

当他满身汗水的回来,再次看到书桌上的金身秘本后,王煊不自禁走了过去。

经过仔细观察与辨识,他确信泛黄的经书是古物,并不是做旧的,只是书中的记载太坑人。

最终,他还是没忍住,洗漱完毕后,他换了一张特殊的电话卡,密线联系探险组织的青木,向他请教。

青木听到他大致的描述后,顿时大笑起来,道:“古人都有个毛病,喜欢夸大,什么几百年上千年,全是水分,不过是为了彰显这本体术的不凡,你听听就算了。等一等,我想起来了,金身这种体术似乎很有名气,最早出现在北宋时期,具体细节我记得不太清楚。”

王煊听到后有些佩服,青木连这本经文的来历都知道一些,练旧术路有成的人果然不一般。

“这部体术你可以去练,但记住千万别迷信它,不说后面,仅练成前面七八层就需要几百年,骗谁呢?试想如果真如经文所述,原作者哪里去了,他是北宋时期的人,他要是练成十三层的话,岂不是活到现在了?可是后世好像有人发现了他的坟墓。”

王煊放下电话后,心情复杂。

原本,他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呢,如果金身体术有那么几许可信的话,旧术的尽头未必没有新天地!

结果青木的话直接让他明白了古人有多不靠谱。

“金身体术的原作者,我记住你了,还有周明轩,我也记住你了!”

不久后,王煊出门,前往新星的同学明天就要横渡星河而去,而林教授与他们乘坐同一艘星际飞船回去。

分别之际,他自然要去再看望下林教授,提前送行,明天他是无法接近那艘飞船的。

林教授头发花白,身体微胖,但气色还算不错,脸上有红光,笑声中气十足。

“你也别抱怨,古人有时候就是如此,喜欢夸大,但金身这种体术确实不简单,传闻练成后刀枪不入。开创者名为周云空,是个传奇人物,一身皮肉比最好的盔甲都厉害很多倍,活到一百五十多岁,最后老死在蜀山中。明朝时,盗墓贼光顾了他的墓穴,让他留下的秘本金身术得以重见天日,这个人还是很厉害的,在野史中都有记载。”

王煊无言,一个活了一百五十几岁的人,怎么就研究出了练成需要耗时数千年上万年的体术?

他一阵感叹,古人中也有不少大忽悠。

不过,周云空居然被盗墓贼光顾,被盗墓了,也确实有点惨。

王煊对林教授钦佩不已,当真是博才多学,将金身术原作者的根底都挖出来了,比青木知道的还多。

“你可千万别小觑金身这种体术,它能让周云空活一百五十多岁,本身就说明问题。另外,据传盗墓贼将他挖出来时,其身体还没有彻底腐铁石都坚硬,铁剑都砍不动,要知道那时他都死去两三百年了。”

王煊心中起了波澜,颇为期待!

在这个时代,一把热武器就能消灭旧术领域中的高手,如果能将金身术练成,生命直接就变硬了。

“周云空,周明轩,都姓周,前者该不会是周家的祖上吧?”

但很快王煊又摇了摇头,没那么巧的事,再者如果是祖传之物,周明轩也不可能送人。

“这册秘本看纸张也就两百多年的历史,估计应该是后人复录下来的,我研读后,觉得应该是真经。”

林教授自从无法实战后,改为理论研究,以及考据各种旧术古法等,他眼光毒辣,判断精准。

王煊叹道:“今天这册秘本给我很大的触动,既然它这么夸大,其他旧术经文是否也有这样?”

这是他请教周教授的根本原因所在,周明轩送的这本秘籍扰乱了王煊的心绪。

关于旧术的传说,还可信吗?比如先秦方士等,他们留下的法与路,该不会也被无限夸大了吧?

林教授摇头,道:“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,像金身术这样夸大的只是个例,只有极少数经文才会如此,主要是与当时的历史环境有关。比如那个时代,连官邸战报都如此,一次战役,斩首与俘虏不过数百人,可最后硬是写成破敌数万,尸横遍野。官方都如此,可想而知,民间野史等如何了。”

王煊听的无言,怎么感觉练旧术必须要懂很多才行?除却要去翻道藏外,难道还得要去多读一些历史?

林教授补充:“关于先秦方士的实力等,经过新星一些生命研究所的检验,才得出最终的结论。”

财阀、研究机构等曾在旧土挖出过先秦时期少数几具方士的尸体,曾经化验、解析,结论可信。

“所以,你不要怀疑旧术当年的璀璨,想在这条路上走下去,信心很重要。”

王煊顿时严肃起来,道:“我着相了,落了下乘,我原本是因为感兴趣才加入旧术实验班,后来则是想不断探索下去。”

在旧术这个领域,他从未迷信,起初想沿着前人的足迹向前,最终他要以自身去验证这条路。

林教授有些感触,道:“如今科技文明璀璨,对于练旧术的人来说,时刻都能够感受到无边的巨大压力。”

王煊点头,但心中的信念却更坚定了,如果走到路的尽头,旧术没有了路,那么他希望自身能有所作为!

晚间,王煊在住所研究体术,参悟根法,最后下楼来到小区林地外,迎着月光开始采气、内养。

他放空自我,心中无比的明净,柔和与洁白的月光填满心灵,此时的他内外通透,感知超强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