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一章 旧土  辰东新书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红日西坠,列车远去,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,也带起秋的萧瑟。

王煊注视,直至列车渐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几位同学。

自此一别,将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,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。

周围,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着,颇为伤感。

大学四年,一起走过,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。

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,光影斑驳,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。

一位清秀的女生转过身去,暗自擦去镜片后的眼泪。

在这个特殊的年代,毕业后他们将各自归去,此生可能都不再相遇。

秋风吹过,黄叶凌乱,纷纷扬扬。

在这个季节,有人失意,有人得意。

毕业四个月了,有人留在了这座城市,前程灿烂,也有人在忐忑中等待,坚守,而更多的人则怅然离去,将回故里。

王煊走在回去的路上,也在想自己将何去何从。

街道陈旧,路两旁的梧桐树大片地坠落叶子,满地都是。

有人与他并肩走在一起,为他鸣不平:“留下的人没有你,为什么会这样?他们竟将你放弃!”

身为同窗兼好友,在秦诚看来,但凡有名额都绕不开王煊,他必然会被选中。

结果出来后,许多人心情复杂,王煊居然落选。

“不说我了,你怎么样,有结果了吗?”王煊问他。

秦诚小声告诉他,家里托了关系,可能要去新月。

“新月,深空对岸,不知道以后我们还能不能再见。”王煊停下脚步,身边的好友都将远行了。

他身材颀长,并不单薄,匀称有力,在晚霞中,身上有一层淡金光彩,一双眼睛清澈而有神。

“我会回来的,肯定还能相见。”秦诚是个感性的人,难舍故土,尤其是想到,很难再见到好友,心中有些不好受。

“回来时喊我!”王煊用力抱了抱他的肩头。

风中有哽咽声传来,王煊与秦诚回头,看到一位男同学情绪很激动。

他脸色苍白,哭出声来,用力喊着:“我真的很想留在这座城市,想等到最后的机会,我不想这样回老家!”

在这里生活与学习了四年,他已经很努力了,拼搏、争取、规划自己的未来,想找到自己的位置,但终究留不下来。

他失声痛哭。

秋风带着凉意,一些同窗跟着心情低落。

另一边,一对情侣停下脚步,彼此相顾,没有言语,只是在无声地落泪。

他们将分别,从此以后相距不是数千里,而是隔着一片星空,此生或许再也见不到了。

两人脸上满是泪水,最后一次相拥,而后,只剩下沉默。

这座城市很大,但却有些陈旧,保留着旧时代的痕迹,路旁不少古树都很粗,有一两百年了。

相对而言,整座城市承接过去的风格,在岁月中保存下来。

其他地方,有些旧时代留下的城市则废弃了,久无人迹,大面积的荒芜,爬满藤蔓,荆棘丛生,渐渐被草木淹没。

回到校区后,秦诚还在为王煊不忿,劝他去找人了解原因,为什么被放弃,讨一个说法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