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三百八十章 月亮上打窝的钓鱼佬要破产  辰东新书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月光如水,从落地窗流进王煊的房间中,淡淡白光荡漾,虽是午夜,但并不黑,房间中很朦胧。

他满身都是蓝色物质,接近真实的能量润进身体,让他精神旺盛,此时,他有所感,倏地睁开眼睛。

什么状况,一个大钩子到了身前,那么的明晃晃!

他有些愣神,是陷入梦境了吗?

然后,他眼神就变了,怎么可能在沉眠中,他现在精力充沛的要爆炸,哪里需要入睡,恼了,竟有人这么明目张胆来钓他?!

这也太肆意妄为了吧?这是在他的家中,是在他的寝室里,结果,钩从天上来!

“太张狂了,真不将我放在眼中,钓到我家里来了。而且,这么的小气,都不带放饵的,直接来锚我?!”

王煊怒了,不能忍啊,对方赤裸裸,都不带掩饰的,拿那么大的钩子,好几斤重,正在锚他呢!

他躲避过冰灿灿的大钩子,想口吐芬芳,问候一下那个钓鱼佬,谁啊,在哪,非拖下来打死不可!

钓钩无声无息,再次飞了过来。王煊并指如剑,剑芒飞射,直接去割线,然而剑光竟无声地没入线中,被吸收了!

这让他的眼神变了,来者不善,很凶,实力极强。他的精神天眼睁开,顿时警醒了,这大钩子内部混有八成太阳金,不是凡物,这是神铁!

这种材质一下子让他想到了逝地的经历,当时月亮上的神秘生物就是用这种太阳金钩钓他。

还有那种丝线,晶莹透明,但是这次非常粗,和手指相仿,而且内部刻着密密麻麻的纹络,像是繁星般,材质也相仿。。

“逝地生物,怎么来旧土了?”他的神色顿时无比凝重,透过窗户,抬头望向夜空,月挂中天,带着淡淡的血色!

细看的话,今晚的月亮像是一个充血的眼球,有些妖,有些另类,看起来不是多么的明净。

嗖!

大钩子又来了,明晃晃,带着寒光,险些就锚中他的嘴巴。

“欺人太甚,饵呢,以前还有经文,现在你连一部秘籍都不舍得了,看不起谁呢?!”王煊再次避开。

并且,他的手中出现一口短剑,类青铜,但绝对不是,巴掌那么长,毫不犹豫的向鱼线斩去!

当初,他就是这把短剑割断垂落在逝地中的鱼线。

月光淌落在房屋中,照亮他手中古朴的剑刃,现在王煊催动斩道剑经的秘篇,和手中实体剑合一,短剑像是有了生命,嗡嗡颤动,刹那变得极为刺目,若一轮大日腾起,化成剑轮。

哧!

剑光划过,横扫手指粗的透明鱼线,没有声息,线就这么断了,但王煊的心中却不是多么踏实,他没有斩中实物的感觉。

虚空中,钓钩发光,嗖的一声,没入夜空,但断线没有离去,里面密密麻麻的符文亮起,屋中柔和了起来,像是有很多雪白的羽毛在漂浮。

那是能量光雨,像羽毛,像洁白的鹅毛大雪,就这么飘落下来,恍若美丽的梦境。

并且,王煊的精神飘飘然,要被一股神秘力量吸走,强行拉扯着他,要从肉身中挣脱出来了。

情况很不对劲儿,这次,似乎是要钓走他的元神?

瞬息间,王煊便武装了自己的精神,以防万一。

他的元神身披白袍,是那银色兽皮书,头裹被烧出两个窟窿的金色兽皮,手持斩神旗,并暗藏铁钎子。

今夜这是来者不善,连断线都这么波澜不惊,这是非要将他钓走的节奏,不过他还算平静。

毕竟,方雨竹就在隔壁,今天晚上真要是来了一个超级狠茬子,那就请方士的中第一强者出手。

现在他没喊人,这才刚开始,不拼一下,怎么知道自己应付不了?毕竟,男人求女人帮忙,一般都拉不下面子。但是,他……其实不怎么在意。

只要不对劲儿,他就会大方的招呼方雨竹,联手杀敌,谁杀多的谁杀的少,关系不大。

“牵引人的元神,力量这么强!?”王煊蹙眉,事态比他想象的要严峻,周围虚空都要扭曲了。

他精神出窍,是被强行拉出来的,被吸到窗前,接着又快速被拉到明月下的如水夜空中!

他猛然一震手中的斩神旗,金色纹络交织,定住了自身的元神,不再向上而去,来者不善,极强,他可没那么憨,主动跟着鱼线跑。

夜空下,芦苇小湖上方,像是有大片的羽毛,又像是在下大雪,光不断落下,纠缠着他,要将他的元神抬走,前往那淡红色的月亮上。

王煊静心,镇住自身,定住虚空,元神像是扎根在这里,盯着钓线的源头,那轮像是充血眼球的月亮真的是越来越妖异了。

“是真实的月亮吗,该不会是一轮能量圆月,遮住真月,横挂在那里吧?”他不怎么相信有人在月球上锚他。

他坚定的立身在这里,以斩神旗对抗,不想走了,并且鄙夷,道:“抠抠索索,连个像样子饵都不舍得投,瞧不起谁啊?早晚人脑袋给你打成狗脑袋!”

“嗯,有草木的清香?”他一怔,现在是元神状态,居然闻到这种气味儿,他不禁抬头向上看去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