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 5 卷 第五章 情孽纠缠  黄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荥阳城。

大雪。

黛青楼尚未启门迎客,寇仲、徐子陵和素素三人躲在前院其中一间小楼的无人厢房内,静心守候布店的小伙计。

佩佩已成了他们唯一的逃生希望。

现在连徐子陵亦受了重伤,凭寇仲一人之力,实无法携两人逃出城外。

失去了名册的沉落雁,定会尽一切办法去搜捕他们。因那牵涉到瓦岗军的兴衰。寇仲凭窗外望,低声道:"真不是骗你的,沉落雁那婆娘在误以为你死去时,神态确异乎导常,不是装出来的。"

徐子陵正盘膝静养,闻言睁眼不耐烦地道:"不要说了!我想起她就心中火发。"

寇仲别过头来警告道:"勿要躁火,小心会走火入魔。"

徐子陵吃了一惊,知道自己因受了伤,功力减退,情绪易于波动,忙凝思去虑,回复止永不波的心境。

素素俏脸微红道:"沈落雁曾追问过姐姐和你们的关系,我说了后她似像不太相信。

回想起来,她说不定真是妒忌哩!"寇仲目光回到外面大雪飘飞的天地里,点头道:

"以前沈婆娘曾说过,若要嫁人,就拣小陵,而我则可作她情郎。那时当她是在说笑,现在想来说笑也带着三分真呢。哈!若可害得她单思苦恼,那什么仇都报了哩!"

接着兴奋道:"嘿!来了!""砰!砰!砰!"敲门声响。

那伙计托着包好的布匹,冷得打着嗦嚷道:"送缎锦的来了!"一名大汉由大堂开门走了出来,横过前院的广场,把大门推开少许,问道:"什么事?"

小伙计把布匹送到大汉手上,咕哝道:"当然是上等绸缎,是给佩佩姑娘的。"说完头也不回的匆匆冒雪走了。

大汉愕然片晌,才捧着缎锦走回屋去。

寇仲忙俯伏地板上,贴耳细听楼下的动静。

只听一女子问道:"何福!什么事?"

何福应道:"真奇怪!有人送了一匹上等绸缎来,指明要给老板娘。"

女人道:"这事确是奇怪,老板娘久已没有亲身招呼客人,竟还有人来讨好她。先放在她那里,待她回来后再说吧!"寇仲一声得计,闪出厢房外,不片刻回来道:"佩佩原来是这里的老板娘,住在后院一所幽静的房子里,不过现在却不知到哪里去了。"

徐子陵道:"这里终不是藏身的好地方,不若我们就躲到她的闺房里去吧!"寇仲大叫好计,抱起素素,领路先行。

徐子陵毫无困难的追在他身后。

倘若杨虚彦亲眼目睹现在的情况,必会大吃一惊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却不知长生诀》实是道家千古不传之秘。有夺天地造化、鬼神莫测之机。

当时杨虚彦一剑刺入徐子陵小腹时,被名册所阻,缓了一线。

就是这么剎那的缓冲,使徐子陵能及时化掉他剑尖送入多重的致命气劲。

腹下为气海,这部位受伤,本极难痊愈,对练气之士尤为严重。

但偏偏长生诀》功能保命长生,又有寇仲以来自同一源流的真气助他疗治,所以只一晚工夫,徐子陵便恢复了大半功力,创造出令人难信的奇迹。

寇仲、徐子陵和素素身在其中,当然认为这是理所当然,不足为怪。

但却累得沉落雁打错算盘,将搜索集中在以她家为中心点的方圆两里的深巷民居间,致使三人能轻易躲到这处来。

这时刻黛青院的姑娘都正起床不久,人人沐浴更衣,尚未离房,所以院内廊道只偶有婢仆经过。

三人无惊无险的来到老板娘佩佩的房舍,避过了前厅的两个小婢,躲进她香闺之内。

寇仲哪会客气,拉开被铺,先请冷得发抖的素素钻入被窝里,然后着徐子陵躺在另一边,自己坐在床尾笑道:"瓦岗军看来都不是那么厉害,至少到现在仍未能奈何我们什么。"

素素嗔道:"小仲最不好就是很易自满,待逃出城后再得意也未迟哩!"徐子陵道:

"自离开扬州后,我们日日夜夜都过着逃亡的生活,真希望能找处山明水秀的地方安定下来,过点平静的生活。"

素素兴奋地讨论该住在怎样的地方才够理想。不一会寇仲问起杨虚彦的武功,徐子陵详细说出来后,犹有余悸道:"这人的内功到随心所欲的境界,不但可由剑尖吐出气劲,还可分成千股百股,生出各种不同的拉扯力道,使我完全发挥不出平时的水准。"

寇仲沉吟遣:"这确是非常有趣。不过他既能办到,我们该也可做得到。"

素素好奇问道:"小陵真没有看清他的样子吗?"

徐子陵道:"这事更奇怪,他和我动手的地方本暗黑无光,但我偏是满目剑芒,加上他的身法迅若鬼魅,我确连他是高矮肥瘦都看不真切。"

寇仲拍腿道:"我明白了。你试试以手指压着眼珠,很快就会金星乱冒,杨虚彦定是利用这道理,以剑气生出对眼睛的压力,才使你错觉丛生。唉!这小子算厉害的了。"

徐子陵点头道:"也许是真如你所说。但他的剑更可怕,明明击中了也会击空,而真正击上时却滑溜溜的挡碰不上,难道这么多独霸一方的人物都要饮恨在他剑下。"

寇仲吁出一口凉气遣:"这家伙确是有点道行。咦!"三人住口不言。

足音自远而近,连素素都可隐隐听到,接着是外厅两名小婢齐声道:"夫人回来哩!"

房内三人大喜,知道终找到佩佩了。

一个略带冷漠、深沉但动听的女音道:"这是什么东西?"

其中一婢答道:"不知是谁从西街的一家老字号买了一匹绸缎,遣人送来,指明是给夫人的。此事已通知了云娘。"

佩佩默然片晌,平静地道:"你们去给我叫云娘来。"

两女婢应命去了。

竖起耳朵窃听的寇仲闻得佩佩坐下的声音,低声道:"先听听她们说些什么也好。

"徐子陵道:"云娘不就是那天接待我们的风骚娘儿吗?"

寇仲点头应是。

忽然间,三人都有些紧张。

现在佩佩可说是他们最后的希望。

假若此路不通,便只有自己的力量逃走。

以前徐子陵没有受伤,仍难以办到,现在则更为困难不一会云娘来了。

佩佩遣走了两婢后,道:"查到是什么一回事吗?"

云娘恭敬答道:"问过了,买布的人该是素素,时间是昨天午后时分。看来是那两个小子用的投石问路手法,想把夫人找出来。"

房内三人听得心中懔然,因为云娘说起他们时,语调毫不客气。

佩佩沉吟片晌,道:实情应该如此,不过恐怕他们来不了。现在徐子陵被杨虚彦击伤,生死未卜。沉落雁正全力搜索他们的下落。刚才她传了我去说话,指明若我巴陵帮敢管此事的话,便不会客气。所以我们绝不可沾手。"

寇仲等三人听得脸脸相觑,心儿直沉下去。

外面的云娘怨道:"今趟被香少爷害死哩!开罪了瓦岗军,怎还可在荥阳立足呢?"

佩佩道:"唯一方法就是乖乖的与沉落雁合作,刚才我故意一个人留下来,看看寇仲是否会现身与我见面。现在已证实他尚没有来。我这就去向沉落雁报告此事。若他们真的会来,你要设法稳住他们,一切待我回来再说。"

言罢出门去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