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 4 卷 第五章 宇文无敌  黄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三天瞬眼即过,两人又有点不愿动身了。

这三天他们像回到了那傅君悼的埋香之地,恢复了浑浑茫茫的心境,不分昼夜的埋首练功,只在听到人声时才先一步躲了起来。

能目睹跋锋寒与欧阳希夷这令人惊心动魄的一战,对他们的益处实在非同小可。

以前他们练功因乏人指点,总像盲人骑瞎马,又或似在没有箭靶的情况胡乱放箭。

但今趟他们却有了明显的指引和目标,明白精神、真气、战略三者必须合而为一,才能做得真正高手。

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,从长生诀》学来的练气之道,本身已是专讲精、气、神的无上妙法。这刻给他们误打误撞下、竟无意中掌握了其中精髓,故虽只是区区三天光阴,却使他们在武道上得到了裨益终生的突破。

两人商量过后,决意多留七天。

就是此一决定,使他们避过了一场灾祸。

王世充当晚对他们动疑后,找来沉乃堂说话,知道他们曾和杜伏威在一起,那才知道当面溜走了两个宝,忙发散人手,四出搜捕。同时通知正在附近的宇文阀另一号人物宇文仕亲来主持。差点把束平郡都翻转过来,才认定两人已逃远了。

换了这搜捕行动是由杜伏威主持,定会看破两人仍留在城里。

但宇文仕那想得到两人如此沉得住气,五天过后,便将搜捕网撒往邻近的郡县,再不着意于东平。

到第六天早上,两人心念素素,又觉练得有点气闷,寇仲道:"娘不是说过练功最好在有意无意之间进行吗?这两天下知是否太刻意了,反有点心浮气躁的感觉。"

徐子陵同意道:"我刚也在思索这问题,娘说过练内功至紧要是调节火候,寒热适中,我们这么埋头埋脑的苦练,看来是过火了,好该暂时放缓下来。"

寇仲道:"那不如立即起程往荥阳吧,真怕素素姐已出事了。"

徐子陵道:"不能这样出城的。说不定那官儿已下了搜捕我们的命令,莫忘了沉乃堂是知道我们底细的人。"

寇仲冷哼道:"在朝廷眼中,沈老头不也是与反贼梁师都勾结的人吗?只是别人不知道吧!"顿了顿又道:"现在天气日渐寒冷,我们也应添置点御寒衣物,顺便买些绳索铁钩一类东西,到晚上便攀墙出城,那就万无一失了。"

主意既定,两人有点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柴房,展开他们下一步的行动。

当晚无惊无险地越城离去,有若脱笼小乌,认准荥阳的方向,在荒野中狂奔了一晚。

天明时,已是身疲力竭。

坐下来时,寇仲笑道:"我们真笨,竟忘了自己身家丰厚,待会我们就近卖两匹马儿代步,岂非可免了跋涉旅途之苦。"

徐子陵笑道:"乘马不若坐船,索性买艘小渔舟,你我还可轮番操舟和睡觉练功,岂不快哉。"

寇仲摇头道:"你当我们是游山玩水吗?现在去的地方是瓦岗军的巢,若你是官兵,肯让人随便进进出出吗?还是陆路稳妥一点。哈,给你提引醒,就让我们买辆马车吧,那依然可轮流驱车休息,哈,既省时、省力,你跟着我是没错吧!"

笑骂声中,两人驰往附近最大的城镇,购买了辆由两匹健马拖曳的简陋马车,继续行程。

两人还是初次拥有这么贵重有用的交通工具,对两匹马儿宠爱有加,把较白的一匹唤作白儿,灰色的一匹叫作灰儿。

四天后,他们到了翟让起义的瓦岗城,不过这时此城已再落入朝廷兵马手内。

两人甫入城便感到气氛紧张,不但城防加强,街道上更不时遇上一队队不知开往何处的军队。

找到了客栈后,寇仲特意打赏了店伙记,千叮万瞩要善待马儿,顺便向他探听形势。

在客栈附设的饭馆用饭时,低声道:"原来李密本要攻打东都洛阳,不知如何泄漏秘密,现在改为攻打兴洛仓。而镇守东都的越王杨侗则派出刘长恭阻截,还有镇守荣阳西虎牢的裴仁基,则准备拖李密的后腿,看来李密的形势并非那么乐观。"

徐子陵奇道:"瓦岗军的大龙头不是素素姐的主子翟让吗,为何你开口闭口只是李密什么的?"

寇仲耸肩道:"那伙计就是如此说,可能翟让因被那怪人打伤而要闭关修练,又或,唉!希望他不是给李密宰了吧,"说到这里,两人都心焦如焚,恨不得可插翼飞到荥阳去。

寇仲苦笑道:"我刚才向伙计探问过荥阳的路途,那伙计力劝我不要去那里,还说过了阳武便乱成一团,随时会遇上危险。哈,他说遇上瓦岗军反没有问题,最怕是遇上官家开小差的逃兵又或败军,那比遇上虎狼还惨。"

徐子陵想起那支杀人放火的败军,叹了一口气。

寇仲忽然兴奋起来,低声道:"现在天下愈来愈乱了。听说金城府一个本是当校卫叫薛举的人,起兵造反,竟自称西秦霸王,想学秦始皇般一统天下,现在攻陷了天水,并以之为都。我看这个薛举也不是什么了得人物,换了是我,怎会笨得急于称帝,摆明看不起其它义军,变成众矢之的。"

徐子陵道:"天水在哪里?"

寇仲得意洋洋道:"天水在秦岭之外,京师之西,难怪你不知道了。"

接替分析道:"若非瓦岗军拖住了京师和东都的大军,恐怕薛举仍不敢作反。另外还有个叫李轨的家伙亦在武威起兵,自封为大凉王。短短几个月便多了两支义军,看来隋室气数已尽了。一又道:"照我看。如李大哥所说,除了窦建德、李密、王薄和我们的老爹外,其他人恐怕都没有多大作为。"

徐子陵笑道:"你忘了李小子吗?"

寇仲老脸一红道:"坦白说,我确不想记住那李小子。"

此时管马厩的人气急败坏的来到两人台前,惶然道:"两位少爷不好了,有人要抢你们的马儿。"

寇仲和徐子陵同时色变。

两人赶到客栈院落的马厩时,白儿灰儿和另十多匹马给十多名官兵硬牵出来,正准备离去。

寇仲和徐子陵扑了过去,拦住去路,大肆喝止。

官兵们显是想不到有人这么斗瞻,齐声叱喝,其中两人还抽出佩刀。

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:"你抢马,我应付人,看老子的气势吧!"

刀光一闪,一名官兵的大刀已照颈劈至,完全不管会否弄出人命来。

寇仲双目精芒亮起,脸容变得无比冷酷,似足跋锋寒,觑准来势,右手闪电探出,竟一把捏着了刀把,底下则闪电飞出一脚。

官兵惨叫声中,应脚飞出丈余,撞在往来另一官兵身上,两人登时滚作一团,狼狈不堪。

其它官兵都看呆了眼,始知遇上高手。

寇仲和徐子陵却是脸脸相觑,想不到寇仲那一脚竟是如此厉害。

寇仲把刀拋上半空,落下来时抓着刀把,学跋锋寒般横刀而立,以睥睨当世的气概冷然道:"尔等身为官兵,竟公然强抢民马,是否活得不耐烦了?"

官兵为他气势所摄,竟没有人敢再出手。

一个头目模样的壮汉踏前一步,怒喝道:"我们奉了将军之命,征集马匹,小子你竟敢违旨抗命,可是活得不耐烦了,还不滚开?"

寇仲本身就是钦犯,那会把这种欺压良民的皇法看在眼内,兼之一出手得胜,正在兴头上,也踏前两步,到离那个头目只有丈许远近时,整个人的精神集中到刀锋上去,同时催发体内真气。

一股凛冽的刀气,立时由刀锋透出,最奇怪的是整把刀竟亮了起来。

十多名官兵同时色变,那兵头首当其冲,竟硬被刀气冲退了两步。

寇仲想不到自己竟真能有此功力,心中一喜,立时打回原形,刀气消去。

那兵头还以为刚才是自己的错觉,又欺他们年青,招呼一声,十多人扑了上来,举刀往两人招呼过去。

寇仲怕徐子陵没有兵器会吃亏,大喝一声,抢前画出一道半圆形的刀芒,敌刀遇上这芒圈,六柄竟有四柄脱手甩出,另两个腕力较强的,亦因虎口震痛退了开去。

徐子陵这时抢到灰儿白儿旁,亦把牵马的两名官兵打得变作倒地葫芦,还顺手夺了一把佩刀。

寇仲佩刀闪电劈出,登时又有一人中刀倒地,大快笑道:"明年今日就是你这些贼兵的忌辰,遇到我们算你们倒足霉头。"

众官兵听到他要杀人,未受伤的立时作鸟兽散,受伤的只好连爬带滚走了。

寇仲抚刀叹道:"官兵如此瞻小如鼠,只懂欺压平民,难怪这么多人被迫造反。"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