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 4 卷 第八章 笼中之鸟  黄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屠叔方果然是翟娇之外龙头府中最有影响力的人。

当天他们被免去了在膳房的杂役工作,住宿处还被调往内院家将群居的宿舍,每人各有一间宽敞的卧室。

两人多年来起居坐卧形影不离,一时既感不习惯,但又有新鲜的感觉。

素素有空便来看他们,又为他们缝制新衣,姊弟之情更渐深厚,乐也融融。

屠叔方对两人亦生出感情,毫不保留地传给两人他最精擅的擒拿截脉手法,更指点他们各方而的武功。

他能成为大龙头府的总管,自非侥幸。江湖上,他是叱咤风云的人物,在瓦岗军中,论武功他只排在翟让、李密和王伯当之下,得到这种级数高手的指点,两人自是突飞猛进。

这大屠叔方教他们点穴之法时道:"每个人的脉气犹如相格掌纹,无一相同,更随天时气候流转不同,故必须因应时机,灵活变化,否则便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。"

寇仲欣然道:"这个容易,只要先送入一道真气,再意随气走,便可测知虚实了。"

屠叔方一震道:"意随气走?你是否说当真气输到了别人体内后,仍可以感应到那道真气的情状呢?"

徐子陵点头道:"就是这样,我们常这么干的,很好玩哩!"

屠叔方一脸难以相信的神色道:"这种境界,恐怕大龙头都办不到,长生诀》难道真是如此厉害吗?"

经过多日相处,寇徐早告诉了他有关的往事,所以清楚他们武功的来源。

寇仲雀跃道:"鸡怪宇文无敌都给我们打得抱头鼠窜了,原来我们的内功这么特别。"

屠叔方失声道:"你是说宇文阀的宇文无敌?"

这一环节他们尚未告诉屠叔方,遂说了出来。

屠叔方摇头叹道:"假以时日,恐怕宁道奇之外耍再加上你们两个人。以前我跟恩师学这些擒拿截脉手法时,足练了三年才略有小成。你们只学了三天便头头是道,只欠火候,说出来也不会有人肯相信。"

寇仲正要说话,下人来报,沉落雁来了,要儿地门。

屠叔方早清楚他们和沉落雁的过节,道:"给她天大的脍,也不敢在这里撒野,我陪你们去儿她,看她耍弄些基么花样来。"

寇仲和徐子陵有苦自己知,皆因尚瞒着屠叔方有关杨公宝藏的事,当然怕沉落雁抖出来。

寇仲遂道:"我们才不怕她,让我们自行应付她好了。"

屠叔方还以为他在逞强,不再坚持。

两人来到大堂,见到沉落雁正在欣赏一盆摆设的盘栽。

两人还是首次踏足这瓦岗军视之为"议政殿"的大厅。

这主宅大堂是宏伟厚重,坐北朝南,三楹七梁歇山式的建筑,古意盎然。

厅中以红木家具为主,四壁张挂名画,梁上悬了六盏八角宫灯,富丽典雅。

最今人感觉特别是通过四面花棱窗,外面的百年老树和婆娑柔篁,随着秋阳映入厅内,浑然天成。

就在这动人的美景里,这美女戴着将俏脸"浅隐"的流行帷帽,由于沉落雁正侧对两人,从他们的角度看去,帷帽的后幅直垂至腰,帽裙在臂部又被剖开,形成两个披肩,无限地强化了她优美的肩背轮廓,看得两人一时呆了起来。

沉落雁缓缓转身,笑意盈盈道:"人家是来跟你们讲和哩!"

两人听得脸脸相觑,若这女人真肯讲和,太阳就该由西边升上来了。

寇仲哂道:"有条件还是没有条件呢?"

沉落雁轻举玉步,婀娜多姿地来到两人身前,这才发觉她穿得颇为暴露,圆领窄袖直裾的绣蝶袍,下长至︻足付︼,纹样精美,色彩素雅,但领口低至可隐见乳沟,露出丰满雪白的胸肌。

她见两人死命盯耆自己酥胸,大嗔道:"怎可这么无礼,只懂盯人家那地方。"

寇仲"骨嘟"一声吞了口涎沫,呼吸困难的道:"你摆明是来诱惑我们,算我们投降好了,将就点娶你作一晚娇妻吧。"

沉落雁横了他一眼道:"一女不能侍二夫,我该嫁给你们哪一个呢?"

徐子陵比较清醒一点,戒备的道:"你想离间我们兄弟的感情吗?"

沉落雁失笑道:"你们兄弟的感情是这么脆弱吗?唉!不和你们胡扯了,言归正传,请问你们需要这两颗解药吗?"

摊开玉掌,两粒浅绿色的小药丸,在两人眼前闪闪生辉。

寇仲始记起他们曾中了她暗算,暗自警惕,微笑道:"怎知这并非穿肠毒药,那时到了黄泉,也要给你嘲笑呢。"

沉落雁把药丸纳回怀里,若无其事的淡淡道:"不要就拉倒,但却不要说我沉落雁没有提醒你们,服了散功药的人若十天内不能解去,将永远变成不能练功的废人,那时莫耍后悔哩!"

徐子陵见她巧笑倩兮,神态娇媚,偏是口说的话毒辣无比,心中有气道:"就算我们死了,也不用你这种人来可怜。"

沉落雁故作惊讶道:"为何你像与我十冤九仇的样子。落雁所仿的事,全是为了瓦岗军,你们若诚心投大龙头,大家便是自己人了,自应讲和吧!"

寇仲哂道:"你只是为了你的蒲山密什么公。哈!你还要我们对你有好感吗?想我们当日不单助你解了秦叔宾的重围,还使你反败为胜,诸般恩德,只换来你屡次加害,现在想清楚了,连一晚也不要你这婆娘陪呢!"

沉落雁丝毫不动气,只没好气的道:"给你们这么出言侮辱,我仍没有对你两个小鬼头立下谷手,还叫不念旧情吗?好吧!看招!"

两人大吃一惊,什么水中月的心法全忘掉了,骇然疾退。

沈落雁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,花枝乱颤般笑道:"原来早有人给你两个小鬼解了毒,难怪不受诱骑。但也真是经验浅薄,只一句空话就给人家试出来了。"

两人太感丢失面子,只好暗骂自己窝囊,同时知道若非给她动人姿色诱得晕头转向,怎会连她虚招实招都看不清楚。由此推之,真正的高手,绝不可被美色外相所惑。

沉落雁转身朝角落的一组红木桌椅移去,坐了下来,手肘撑着几桌,作了个美人托腮的娇俏姿态,柔声通:"两个想娶我的小弟弟,坐吧!谈条件的时候到了。"

徐子陵不悦道:"你凭什么可将我们呼来喝去的?"

沉落雁好整以暇道:"凭的是-什么宝藏-四个字,够分量了吧?"

两人同时色变。

只这一句话,便知沉落雁在大龙头府布下了线人,且身分绝不会低,所以知道两人把-杨公宝藏-一事瞒着大龙头府的人。

此事若抖了出来,确对两人不利之极。且更不知道翟让会对他们采取甚么手段。

无奈下,只好坐到她对面去。

沉落雁美目在两人脸上滴溜溜的打了一会转,甜甜笑道:"若要我拣,会拣小陵作夫君,小仲则作情郎,那么两个小鬼都可分享奴家的一杯羹了。"

寇仲颓然道:"美人儿不要再耍我们了,直接点说出来吧!"

事实上连沉落雁自己都不明白为何那么喜欢与他们调笑。

一向以来,心高气傲的她对男人都是不假碎辞,但对着这两个小子时,自然而然便以两性的关系对他们作弄调侃起来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