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 2 卷 第十章 机密帐簿  黄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寇仲由一块高达三丈的巨石飞身而下,"蓬"的一声,结结实实摔在沙滩上,跌了个七荤八素,不辨东西。

旁边的徐子陵蹲下俯头苦笑道:"我们的美人儿师傅说得对,她的"鸟渡术"无论是运气换气发动的方式,和我们自己所谓的绝世神功,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,就像永不能融浑在一起。看来我们的轻功美梦,就此可以收工荣休了。"

寇仲转过身来,仰望着他道:"不要这么快便认输好吗?还记得我们的伟大理论吧!

只要内外合一,我们就能发动体内的真气,而内外合一的唯一方法就是物我两忘。"

徐子陵苦恼道:"问题是我们只是凡夫俗子,总不能每次跳高跃低都可达到那种境界呀。咦!我有个很蠢的方法。"

寇仲猛地坐起来道:"若连这种难题都可想得出方法来,就绝不是蠢方法。"

徐子陵道:"记得那趟我们由东溟派的大船跳下海的奇遇吗?"

寇仲哂道:"发梦都忘不了呢!还差点淹死了。"

徐子陵正容道:"我们不但没有死,还很自然的学懂了在水底以内息呼吸的方法。

可见我们在某种绝境里,会自然发挥娘说的体内那宝藏,而这宝藏早经长生诀》的奇异功法开启了,而只有在生死关头,宝藏才会被迫出来。"

寇仲望往刚跃下来的石头,色变道:"你不是提议我们一起从百丈高崖往下跳吗?"

徐子陵耸肩道:"怕什么,若下面只是大海,绝不会摔死的。"

寇仲摇头道:"那绝不成。只有会摔个粉身碎骨,我们的真气才会被迫出来。"

这次轮到徐子陵色变道:"你不是认真的吧!"

寇仲肃容道:"百丈高崖是夸张了点,恐怕美人儿师傅也要摔得玉殒香消。有十丈许已足够了。唉!小陵!让老哥我先去试试看吧!若我真的跌死,就把我火葬了,然后将骨灰带回娘的那小谷安葬。你则死了要成为武林高手的心,乖乖做个好厨师,将来生下儿子,就改名徐仲来纪念我这伟大的兄弟吧!"

徐子陵失声道:"告诉我你是说笑好了!"

寇仲摇头道:"当你见过宇文化骨、杜伏威那类人时,就永远都不肯再甘于平淡。

又等若遇上娘或美人儿师傅那种美人儿,便很难情愿娶个普通的女子作娇妻。我怎都要搏这一铺,赢了就有可能练成绝世轻功,输了就到黄泉下找娘尽点孝道,明白了吗?我的好兄弟。"

徐子陵颓然坐下,哑然失笑道:"你的话总是有很大的说服力,要死就一起去死好了。"

两人站在高崖边缘处,俯头看着十多丈下的草丛和乱石,又犹豫起来。

寇仲低声道:"似乎高了点,我们真蠢,忘了问美人儿师傅一般初级高手可以跳多少丈。"

徐子陵望往壮丽的星空,苦笑道:"是否该回去睡觉呢?"

寇仲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眼睛道:"我叫到第三声,就一齐往下跳。记着要…唉,都是不要记着什么,一切顺其自然好了。"?

徐子陵高叫道:"一!"

寇仲接道:"二!"

然后两人一齐狂喊"三!"

四足用力,两人弹离崖缘,来到了崖外的虚空。

剎那间,过往所有深刻难忘的回忆,例如在小溪戏水遇上了傅君婥、她的逝世、被杜伏威挟着在原野上狂奔、与素素在街上闲逛、在妓院给青青的冷待、初见云玉真时的惊艳,都在电光石火的空隙里,迅疾掠过心头,接着是一片空白。

然后感到身体迅速下堕。

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剎那,忽然完全呼吸不到任何外气,而内息却像火把般"蓬!"

的一声被点燃起来。

就像一个梦境。

忽然间,他们明白了催动体内真气的法诀。

就是要先断绝后天呼吸,才能发动体内的真气呼吸,也就是道家所说的先天呼吸。

两人全身有若蚁行,真气往来不穷。

徐子陵是由涌泉而上,寇仲则是由天灵贯下来。

他们同时记起了美人儿师傅的鸟渡术,猛提一口真气,双掌下按,运起"反劲",立时生出往上反冲的力道,竟大幅削减了下跌的速度,还朝上升起半尺,翻了一个筋斗,这才"蓬"的一声掉进了一堆密生草丛中,跌得个满天星斗。

寇仲首先爬了起来,高呼道:"娘!我们成功了。"

寇仲和徐子陵在武道上终跨出了无可比拟的一步,作出了最关键的突破。虽然离真正高手的水平,仍有一段距离,但却正朝那方向迈进。

一天徐子陵忽发奇想,扯了寇仲到海底练武,但怎都立足不稳,于是每人在脚上绑了块石头,这才改善了情况。

逐渐他们发觉其实是可以运气使力聚于双脚,甚至可对抗暗流的冲击,而不用倚赖石头的。

有了这发现后,他们开始试验在海水中升高下降,练个不亦乐乎。

到了地面,有了水底的经验,练起鸟渡术来,更是得心应手,普通丈许二丈的大树,他们可轻易飞身而上,跳下来时更可卖弄各种姿态和花式。

又相互交换兵器来对打,循步渐进的掌握了运劲的法门。

这晚到了与云玉真约定的大日子,两人穿著整齐来到沙滩上。

寇仲坐下来想了一会,道:"防人之心不可无,我忘了这是娘说的还是杜伏威说的了。"

徐子陵道:"好象是娘说的。你是否不相信我们的美人儿师傅了。"

寇仲道:"武林高手总要高深莫测,不能教人识穿我们有多少斤两。所以我们最好把实力隐藏起来,不让美人儿师傅知道我们学晓了她的鸟渡术,倘她真要害我们时,也多了点逃命的本钱。"

徐子陵点头同意,朝海看过去道:"看!看!"

一点灯火出现在海面处,迅速移近。

一艘快艇在礁石间左穿右插,来到了浅水处。

两人功聚双目,小艇立时清晰起来,见到撑艇的是四名大汉,船头立着一位身穿白色劲装的妙龄女子,却不是云玉真。

少女腾身而起,两个起落来到两人身前,恭敬地道:"小婢云芝,奉帮主云玉真小姐之命,特来接两位公子上船。"

他们想不到云玉真有此一着,交换了个眼色,随云芝到艇上去了。

登上三桅船后,云芝把两人引到主舱去,见到了坐在一端太师椅内的云玉真。

他们在左右两旁坐好,云芝退了出去,只剩下他们三个人。

云玉真微笑道:"练得怎样了?"

寇仲装出惭愧的样子,摇了摇头。

徐子陵配合得天衣无缝地叹道:"一练就气血翻腾,那还敢再练下去。"

云玉真难以掩饰的露出失望之色,低头沉吟,许久才勉强地道:"还没练成就再作计议吧。"

两人登时明白过来,云玉真虽是说得好听,其实传他们轻功只是为了要他们达成那任务,不由庆幸没有把真相说出来。

云玉真又叹了一口气,才道:"你们知否那天东溟派为何肯让你们到船上去?"

寇仲道:"他们每年都要到中土来,挑选些有资质的少男回去,不用说都是要来做那些女人的丈夫了,对吗?"

云玉真道:"你们先把那天上船后的遭遇说出来,不要有任何遗漏。"

寇仲几句话就把事情交待了。因为当时的过程只是半盏热茶的时间。

云玉真听得秀眉紧蹙,好一会才道:"这真是奇怪,为何东溟夫人会问你们这些奇怪的问题?"

徐子陵道:"还用说吗?既要选婿,自然要找些有胸襟抱负的家伙,到发觉我们只是两个财迷心窍的人,便一怒逐我们下船了。"

寇仲奇道:"你不是要我们去偷她们的东西吗?那不如由你自己出手好了,只要她们收起上落的吊梯,我们便爬不上去了。"

云玉真不耐烦地道:"若有别的选择,谁要你两个小鬼了。现在只有你们可大模大样混进她们的"飘香号"去。"

两人为之愕然。

寇仲讶道:"美人儿师傅是否弄错了,我们恐怕和你都是不受东溟夫人欢迎的人物吧?"

云玉真道:"此一时彼一时,怎可同日而语。现在你们对东溟派立了大功,东溟夫人还派出手下四大护法仙子,四出找寻你们,只不过找不到吧了!"

两个小子立时神气起来,想到那美丽的小婢,心儿立时热了。

云玉真微笑道:"现在明白了吗?我会设法令她们碰巧的找到你们,那你们就有机会到"飘香号"去了。"

徐子陵道:"你还未说究竟要我们偷什么东西呢!"

云玉真淡淡道:"记得我说过每一个帮派都有他们赚大钱的方法吗?东溟派最拿手就是打造优质的兵器,这在江湖上非常有名。最出名的十多件神兵利器,其中三件便是出自她们在琉球的铸造厂。"

徐子陵恍然道:"原来你是要我们去偷兵器。"

云玉真没好气道:"除非是干将莫邪那等神兵利器,否则有什么好偷的。我要你们偷的是一本事关重大的账簿。"

两人愕然以对。

云玉真秀眸闪闪,道:"这账簿记录了近几年来东溟派出售兵器的交收记录,卖方买方均有画押盖印,列明兵器种类数量。宇文化及命海沙帮攻打"飘香号",为的正是这账簿。"

两人听到一头雾水,大惑不解。

云玉真道:"这牵涉到朝廷内的斗争。例如某个大臣暗中向东溟派买入大批兵器,那这帐簿便成了如山铁证,可让宇文化及奏上那个昏君,从而扳倒对头,明白了吗?"

寇仲道:"美人儿师傅又不是宇文化及,为何要得到这本账簿呢?"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