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 3 卷 第九章 东溟公主  黄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快艇离岸往泊在河心的束溟号驶丢。

寇仲和徐子陵坐在船头处,划船的是柬溟派另一护法仙子单青,正含笑打量两人,却没有说话。

穿过了岸旁蛐针相接,船舶如织的水域,东溟号的灯光,映像到快艇上。

在灯火下衣袂弒飞的单青虽是只有三分姿色,但在这气氛下却多添了神秘的丰釆。

寇仲卖口乖地赞道:"仙子姐姐,你长得真美!"

单青当然知他在拍马屁,微笑道:"不要贫嘴,夫人最不欢喜满口胡言的孩子,若触怒了她,会有你们好受呢。"

徐子陵不悦道:"不要以为救了我们,就可髓便怎么待我们都…噢!"

给寇忡一肘撞在臂膀处,立时记起了李世民的重任,连忙闭口。

单青那想得到内中竟有此转折,把艇泊往束溟号,领两人登船后,立即命令手卜升帆预备起航。

寇仲大讶问道:"这么晚了,还要到那里去?"

此时一名英挺的白衣青年,领着两名中年大汉来到三人身旁,向两人行见面体。

单青道:"我们东溟派分男女两系,女以单为姓,男则姓尚,若将来你们归人我派,亦须改以尚姓。"

白衣青年淡淡道:"在下尚明。"又介绍那两个相貌堂堂的中年人,分别为尚邦和尚奎泰。

单青淡然道:"我们女系有四大护法仙子,男系亦有护派四将,另两位是尚仁和尚万年,目下不在这里。"

寇仲和徐子陵很想问尚明又是什么身分,可是见到尚明冷冷淡淡的样儿,忙把说话吞回去。

单青吩咐两人道:"你们最好留在舱房内,宇文阀的高手已闻风东来,形势险恶异常。"

两人想起大仇人宇文化及,吓了一跳,乖乖的随了另一名白衣人汉人舱去了。

两人随那人汉举步人舱,那条熟悉的信道呈现眼前,正希望那大汉领他们到下层去时,大汉到了信道尾端的房前,推门请他们进去,道:"两位公子肚子饿吗?"

给他提醒,两人立即腹如雷呜,落力点头。

大汉笑道:"两位公子请休息一下,回头我就给你们端两笼包子来。"

徐子陵感澈道:"一大叔怎么称呼?"

大汉道:"叫我作柳叔好了!"

大汉去后,关上房门,两人到了窗旁,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。

徐子陵低声道:"这个东溟派古里古怪的,男是一种姓,女又一律姓单,显见组织严密,还好象要硬拉我们入伙的样儿,真教人难解。"

寇仲低笑道:"理得他娘的那么多,只要把账簿盗到手中,再往大河跃进去,便大家各行各路,不过记得不可浸坏账簿,那或者还可用来害宇文化骨,一举两得,何乐而不为。"

徐子陵苦笑道:"你倒说得容易,这里随便挑个人出来,都可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。"

寇仲哂道:"现在是叫你去偷而不是去抢去打,怕他什么呢?"

此时一名小婢端来美点,却不是那趟领他们去见东溟夫人的美婢,姿容差了两筹。

小婢去后,两人伏案大嚼,吃毕仍是回味无穷时,巨舶震动,终于开航。

寇仲探头窗外,见大船转往北上的水道,嚷道:"咦!为甚不是西行而是北上,这么去该很快到微山湖了。"

徐子陵把他扯回来道:"不要大叫大嚷好吗?那东溟夫人好厉害,竟连老爹都给她架住。"

寇仲坐回窗的椅里,喝了一口热茶,同意道:"能开船自然代表她老人家安然回来了。"

见徐子陵皱眉苦思,奇道:"你在想什么?"

徐子陵颓然道:"我们舞刀弄剑时虽似模似样,其实道行仍是很低,记得在赌场时,沉婆娘按上我们的肩头,我们两个呆子才知道她来了,真正高手怎会这么窝囊?"

寇仲点头同意道:"我们确是末够道行,更不够江湖…嘿!不是江湖,而是欠缺当高手的经验,我们兄弟做高手的时日实在太短了,好多时候更忘了自己是高手。"

徐子陵哑然失笑时,敲门声响。

两人大感尴尬,言犹末已,竟给人到了门外都不知晓。

寇仲干咳一声道:"请进来!"

门开,如花俏脸先采进来唤了声"公子们好",才把娇躯移进房内,正是那天领他们往见东溟夫人的美婢。

两人起立施礼。

美婢秀眸亮了起来,欣然道:"你们又长高了,比那趟神气多哩。"

寇仲心中涌起亲切的戚觉,笑嘻嘻道:"是否因为我们穿上了较象样的衣服,所以显得高了点,更因身上多了两个子儿,故而人也神气了。"

美婢掩嘴笑道:"寇公子最爱说笑,徐公子比你正经多了。"

寇仲失笑道:"这只是他尚未露出真的脸目吧!"

徐子陵奇道:"姐姐竟连我们的姓名都知道了?"

美婢似乎觉得自己和他们说了太多话的样子,敛起笑容,轻轻道:"现在朝野给你们闹得天翻地覆,除非是聋子才会不知道你们的身世来头,好了!我要带你们去见夫人了。"

随之又"噗哧"笑道:"干万不要再露出你们贪财贪利的真本性了。"

寇忡移到她旁,凑近她俏脸涎着脸道:"姐姐叫什么好听的名字。"

美婢因他的亲近,现出似嗔非嗔的动人表情,低声道:"你对我口花花不要紧,但和夫人说话时可不要这么耍泼皮的样子。唉!最叫人担心的是小姐,她对你们的印象壤透了。"

徐子陵蹙起剑眉道:"我们又不是有什么事要求她们,为何却要看她们的喜恶做人呢?"

美婢叹了一口气道:"我就是知道你们是真情真性的人,所以才告诉你们这番话。

很多话我因派规所限,不能随便说出来。只要小心点,一切该可安然度过。"

寇仲奇道:"究竟有什么危险呢?嘿!今趟夫人把我们救回来,是否要为她的女儿选婿?"

美婢愕然道:"你想到哪里去了。公主的夫婿早有人选哩。"

寇忡笑嘻嘻道:"那定是为姐姐选夫君了!"

美婢俏脸飞红,大嗔道:"你再胡言乱语,看我还睬不睬你。"

徐子陵也觉得寇仲过分了点,皱眉道:"寇仲你积点口德好吗?"

寇仲耸肩道:"这叫好奇心,姐姐长得这么美,我又未娶妻,问问都不可以吗?"

美婢连小耳都红透了,狠狠横了寇仲一眼,旋又垂首道:"我并没有真的怪他,但我巳早定有夫君,只是他尚未过门吧了!"

两人同时失声道:"他尚未过门?"

美婢显然不想在这问题上磨下去,低声道:"来!随我去见夫人吧!"

带头往房门走去。

两人追在她身后,到了门前时,美婢在推门而入前,停步柔声道:"记住了,我叫单如茵。"

两人又来到那天见东溟夫人的大舱房里,美婢如茵着他们面对垂帘坐下后,退了出去。

他们你眼看我眼的苦待了好半晌,帘内的暗黑处传来东溟夫人的柔和声音道:"又见到两位了。"

两人恭敬地道:"夫人你好!"

东溟夫人沉默片刻,才道:"那天我也看走了眼,原来你们的功夫相当不错。"

寇仲扮作谦虚道:"夫人夸奖了,我们的功夫连自保都不足,那算得什么呢?"

东溟夫人淡淡道:"对着像杜伏威那种高手,有多少人敢言自保。我也是利用种种形势,以有心算无心,才侥悻由他手中把你们救回来。但你们却能屡次由他手底下逃生,只是这点,巳足使你们名动江湖了。"

虽闻赞赏之语,但两人都不觉得光釆,因为两趟逃生,凭的只是狡计和运气,与实际本领半点关系都扯不上。

东溟夫人忽然幽幽叹了一口气道:"我有一个问题,得要你们坦白回答我。"

两人点头答应。

东溟夫人道:"那晚有人想暗袭我们,为何你们要冒险示警呢?"

徐子陵若无其事的道:"只是看不过眼,便耍耍那些坏蛋吧了!早知夫人这么有本领,该任得海沙帮的人栽个大筋斗。"

东溟夫人淡淡道:"海沙帮的人凭什么资格来惹我们,但为他们撑腰的却是大有来头,那晚的形势其实对我们非常不利,宇文阀的第三号人物宇文仕亲率高手,混在海沙帮的人中,若给他们弄沉了船,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,所以我实在感激你们。"

寇仲和徐子陵吃了一惊,想不到那晚竟有宇文阀的高手混在其中。

东溟夫人平和地道:"以前想不通的问题就是既然你两人一心只为求名求利,为何却要斡开罪宇文阀这样危险的事?不过为今子陵已给了我最真诚的答案,就是因看不过眼,我听得心中很是欢喜。"

寇仲老脸一红道:"夫人太抬举我们了。其实还有个原因,就是我们听蓝仆地那家伙说是奉了宇文化骨之命。而宇文化骨则是我们的大仇人,所以有机会怎可不趁机害害他。"

东溟夫人破天荒失笑道:"蓝仆地、宇文化骨,真亏你们想得出来,顺带提醒你们,宇文化骨被罗剎女所伤后,觅地潜修竟年,据闻武功反突飞猛进,直追阀主宇文伤,所以你们若没有把握,千万不要去惹他。"

两人不置可否,亦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,皆因自知即管宇文化骨武功依然故我,他们仍是差得远了。

东溟夫人续道:"我很欢喜你们的居功不骄和坦白,当日你们在余杭城的码头被人追杀,我便看出你们根基佳绝,世所罕见。除了李家一人外,再无能与比较之辈,因而动了爱材之心,让你们上船相见。"

寇仲苦笑道:"但最后却给夫人赶走了。"

东溟夫人道:"要赶你们走的不是我,而是小女琬晶,她最恨贪财好名的世俗之徒,现在我在派内的职务正逐渐由她接管,我只是负上指导之责,所以事事都由她作出决定。"

两人心中恍然,这才明白为何如茵说东溟公主对他们印象很坏了。

东溟夫人叹道:"我这女儿生性执着,认定了的事便很难改变想法,但出奇地今趟却是她找到你们,且下令出手援助你们。"

她不明白,两人自然更不明白,只有聆听的分儿。

东溟夫人话题一转道:"无论是杜伏威、李密,又或宇文化及,甚至所有知道你们行踪的帮会,都不肯对你们罢休,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呢?"

两人茫然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东溟夫人的声音注入了少许感倩,柔声道:"在我们尚未知你们牵涉入-长生诀-和-杨公宝藏-的争端之前,我们确有意把你们吸纳入派内,以加强我们的男系,但现在我却改变了主意。不要以为我们是怕给卷入此事内,而是怕浪费你们这等人材。不知是否出于天意,你们的苦难,正是你们历练的好机会。只不过年许时间,现在的你们已是脱胎换骨的两个人。最奇怪是能神气内敛,那是真正的高手才能达到的境界。偏是你们内功不高,却已可办到,再有一点时日,你们的成就确是无可限量哩。"

两人吓了一跳,暗忖若不能留下来,那岂非没有机会去施偷鸡摸狗的技俩吗?

东溟夫人续道:"明天正午时分,我们将抵达微山湖,待我办妥一些事后,会再沿运河北上,到了钜野泽后,由于该水泽烟波百里,我们可轻易摆脱敌人的追踪,再安排你们溜到岸上去,之后便要看你们的造化了。"

两人放下心来,有这么的十天八天,大可完成李世民交托的重任了。

徐子陵缓缓由深沉的睡眠中逐分逐寸地苏醒过来。

那就似若在一个最深黑安静的渊底,逐渐冒上水面,接触到水面的剎那,才回复对外面那世界的知觉。

每晚的安眠,就是他修练长生诀》的好时光。

"砰!"

睡在旁边的寇仲一脚踹在他的腿侧。

对此徐子陵早习以为常。

当寇仲的脚踢上他时,一股真气立时传入他经脉内去,而他亦自然而然地反输给他一道真气。

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舒服。

寇仲睡眠时总是动个不停,而自己却是静若深海。

阳光由窗外透入,洒在窗旁的小幅空闲处,一切是那么宁恬美好。

徐子陵心灵一片宁洽,就像一个清潭,反映着眼前的事物。

他仰望方形的帐顶。

睡帐那由丝线织成的网孔,充盈着某种难以言喻的道理,丰富多姿,看似相同的小方孔其实每个孔闲都有微妙的差异,光暗大少均有不同。而它们却连成了一片不能分割的整体,既是独立亦是互相在影响着。

他从未想过睡帐也可以那么耐看和吸引。

"嗡嗡"之声在帐顶响起。

一只蚊子想闯入帐来,却给帐网拒之于网外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