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 3 卷 第五章 一单交易  黄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寇仲和徐子陵先后冒出水面,呼吸着泗水晚夜的清新空气。

他们劲随意发,自自然然由掌心生出吸力,贴附船壁,连自己都不明白怎可办到。

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得意道:"今赵还不教沈婆娘栽他一个大觔斗,哈!沈婆娘的奶奶:"

徐子陵道:"不要这么早便自满。还有半天才可算赢了这场赌赛呢,过分自鸣得意是可能会百密一疏,功亏一篑的。"

寇仲点头道:"我有分寸的了,唉!我们真愚蠢,立赌约时只有她说赢了会是如何,却没有我们赢了会是如何,否则摸她两把也不错。"

徐子陵低笑道:"少点痴心妄想吧!这婆娘浑身是刺,绝不可碰,唉!我担心秦老哥斗她不过呢!"

寇仲道:"斗不过她才好。否则给那昏君杀了头怎办。嘿!这三艘船看来有点来头,有没有兴趣借他两套衣服和少许饭钱,好过现在浑身破烂又两手空空似乞儿般的模样。"

徐子陵低声道:"小心点!能拥有这么三艘大船的人,若非高门大族,就是达官贵人,或是豪门霸主,一不小心。我们就要献上小命。"

寇仲皱眉道:"那去还是不去?"

徐子陵低笑道:"我们连老爹都不怕,还怕什么人来。跟着我这未来的武林高手吧!"

说完贴壁缓缓上攀。

两人此时对潜迹匿隐之术,已颇具心得;闭起口鼻呼吸,收敛精气机能,小心翼翼下确是无声无息。

大船甲板和帆桅处都挂了风灯,但向着他们那面的上下三层二十多个舱窗却只一半亮着了灯火。

徐子陵拣了第二层其中一个暗黑的舱窗爬去,经过其中一个亮了灯的窗子时。内里传来娇柔的女子语声。

两人少年心性,忍不住停了下来,侧耳倾听。

那女子的声音忽地在两人耳旁响起道:"二哥你最好还是不要劝爹了,他对朝廷一向忠心耿耿,端叔苦劝多时,他还不是半句都不肯听吗?"

两人吓了一跳。才知这声音娇美的女子是移到窗旁,那还敢稍作挪动。

另一把年轻男子的声音苦恼地道:"爹最舍割不下就是和独孤家的关系,却不知独孤峰老奸巨猾,视我们如眼中芒刺。现在天下纷乱,万民怨怒,突厥人又虎视眈眈,惰朝再无可为。而我们坐拥太原,兵源充足,粮草之丰,更可吃他个十年八载,现在鹰扬派刘武周和梁师都北连突厥,起兵反隋,先后攻陷楼阑和定襄,只要再破雁门,我们太原便是首当其冲,爹若再举棋不定,最后只会被那昏君所累,舟覆人亡。"

窗外两人听得直冒寒气,里面的男女究竟是何人子女?竟直接牵涉到独孤阀和隋炀帝,骇得更不敢动弹了。

这男子声含气劲,不用说都是个一流的高手。

女子柔声道:"你有和大哥商量吗?"

男子道:"也不知说过多少次了。他都想不出办法,秀宁该知爹顽固起来时是多么可怕的了。"

那秀宁道:"不若我们由东溟夫人入手,爹最听她的话了。唉!若非娘过了身,由她劝爹就最好了。"

窗外两人骇得差点甩手掉进河里去。

他们终猜到爬上的是李阀的船,那敢再偷听下去,忙悄悄再往上攀去。

这时舱房内的对话忽然停了下来。但两人却没有留神理会。

两人拉开窗门,看清楚房内无人后,才爬了进去,这时方松了一口气。

两人环目一扫,见这是个特别大的卧房,布置华丽,除了床椅等物外,还有个大箱子,放的该是衣衫一类的东西。

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:"我们该盗亦有道,只每人取一套衣服,若寻到银而,亦只拿足够几日饭钱和逛一次青楼的费用。"

此时一个男子的头在窗门处冒了起来,听到寇仲的话,忽又缩了下去。

徐子陵低声道:"想不到我们竟会来偷李渊的东西,那独孤小子不是想害李渊吗?

不若我们反害他一害。留张字条警告李阀的人,就当是还他们的偷债好了。"

寇仲低笑道:"你何时变得这么有良心了!哈!天下间恐怕只有我们有能力令李渊作反呢。却不知这家伙是好人还是坏人…"

徐子陵打断他道:"少说废话,若有人的来就糟糕了,快偷东西!"

两人移到箱子旁,正要掀开箱盖,窗门处忽地传来"殊"的一声,似在示意两人不要吵闹。

寇仲和徐子陵立时魂飞魄散,骇然朝舱窗瞧去。

只见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穿窗而入,立在两人身前。

两人定神一看,原来是个只比他们年纪长了少许的轩梧青年,生得方面大耳,形相威武,眼如点漆,奕奕有神,此刻傲然卓立,意态自若,一派渊停岳峙的气度,教人心折。

寇徐呆若木鸡时,青年低声道:"在下是太原留守李渊三子世民,两位兄台相格清奇,未知高姓大名?"

两人交换了个眼色,心神稍定,同时亦大惑不解,为何他把他们这两个小贼"捉偷在房",仍是那么彬彬有礼,就像他们只是不速而来的"贵客"。

两人站了起来。

寇仲抱拳作礼,笑嘻嘻道:"世民这个名字改得好,哈!救世济民,将来说不定是由你来当皇帝呢。"

李世民淡淡一笑道:"兄台切勿抬举在下,不过这名字得来确是有段故事,两位请坐下来说话好吗?"

此时李秀宁的声音由下方传上来道:"二哥!什么事?"

李世民返到窗旁,传声道:"待会再和你说吧!"

转过身来,着两人坐下,态度诚恳客气。

两人隐隐猜到他心意,又自知闯不过他把守的窗口,硬着头皮在壁的两张太师椅坐了下来。由于身上仍是湿漉漉的,故颇不舒服。

李世民从容一笑,在窗旁的椅子坐下,道:"在下四岁那年,我们家里来了一位善相术的人,给我看相时,批我"年届二十。必能济世安民",娘那时最疼我,便给我改名作世民了。"

说话时,顺手取过火种燃亮了旁边小几的油灯。

徐子陵见他提起娘时,眼中射出缅怀孺慕的神色,不由想起了傅君婥,叹道:"你定是很想念你的娘了。"

李世民微做点头,凝望地上两人留下的水渍,沉声道:"两位和琉球东溟夫人单美仙是什么关系?为何听到她的名字时,心脏都急跃了几下,否则在下仍未能发觉两位偷到了船上来的。"

两人这才知道岔子出在哪里。

亦讶异李世民思虑的精到缜密,只从这点便推出他们和东溟夫人有牵连。

寇仲嘻嘻笑道:"自然是有关系哪!不若我们来作一项交易,假设我们可令贵老爹起兵作反,你就给我两兄弟两套衣服和…嘿!和二,不!三十两银子,哈!怎么样?"

这回轮到李世民瞠目结舌,失声道:"三十两银子?"

徐子陵吓了一跳,忙补救道:"若嫌多就二十五两好了。"

李世民不能置信地看着两人,探手入怀掏出一个钱袋,看也不看拋给寇仲道:"你看看里面有多少银两。"

寇仲一把按着,毫不客气解开绳结,一看下吁出凉气道:"我的奶奶老爹曾高祖,是他娘的金锭子呢!"

徐子陵忙探头去看。咋舌道:"这最少值几百两银子。"

寇仲双目放光,一把塞入怀里,深吸一口气道:"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这事包在我兄弟身上好了。"

徐子陵比较有良心,不好意思道:"仲少你先把钱还人,等做好了事情才收钱吧!"

李世民晒道:"拿去用吧!无论成败大家都可交个朋友,这够你们逛百多次窑子了。"

两人同时动容。

寇仲学起拇指赞道:"我们就交了你这个朋友。"

李世民低声道:"不要那么大声,我不想人知道你们在这里。"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