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 1 卷 第十章 奋不顾身  黄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翌晨两人天未光就背负包袱再上征途。

就是这个突然而来的决定,改变了他们的命运,也改变了天下和武林的命运。

目的地是大隋国的东都洛阳。

当日宋鲁普说过到四川办妥事后,会到洛阳去寻找传说中的和氏璧。由于这非是十天半月可以做到的事,所以虽事隔半年,他们仍想到洛阳碰碰运气,看看能否遇上宋鲁。

愈接近长江,他们愈感受到战乱的压迫,道上不时遇上逃难的人,问起来时,谁都弄不清楚是躲避什么人,连隋军或是义军都分不清楚。

这天来到一个小县城处,找到闲小旅馆,睡到午夜时,忽然街土人声鼎沸,一片混乱。

两人知道不妥,忙收拾行囊,赶到楼下,扯着正要离开的其中一个客人询问。

那人道。"杜伏威在东棱大破隋军,进占历阳,却想不到他的军马这么快便来了。"

说罢惶然去了。

两人想不到历阳这么快失守,立时破坏了他们到历阳乘船北上的大计。来到街上,只见人车争道,抢着往南方逃走,沿途呼儿唤娘,哭声震天。两人虽是胆大过人,但终仍是大孩子,感染到那种可怕得似末日来临的气氛,登时心乱如麻,盲目地随着人流离开县城。

路上布满挤跌拋弃下来的衣服、家俱、器皿和鞋子,什么东西也有,可知情况的混乱。

两人死命拉着对方,怕给人潮挤散了。

出到城外,只见漫山遍野都是照明火把和逃避战祸的人,想不到一个小小县城,平时街上疏疏落落,竟一下子钻了这么多人出来。

寇仲拉着徐子陵,改变方向,由支路离开大队,沉声道。"我们仍是要北上,至多不去历阳好了。"

徐子陵点头道:"理该如此,我们小心点就行了。"

两人掉头绕过县城,继续北上。

离开翠山后,他们还是首次走夜路,出奇地发觉借着微弱星光,他们巳可清楚看到路途。

走了个许时辰,前方漫天火光,隐有喊杀之声传来,吓得两人慌不择路,远远绕过,就是这个改变,使他们完全失去了方向的感觉。

到天明时,他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庄处,正想找人问路,蓦地蹄声大作,一队人马由山坡冲刺而来,两人大吃一惊,忙躲进附近的草丛里。

这批约六十人的骑队,一看他们杂乱无章的武士服,便知道必是义军,人人臂挂绿巾,甫进村内先射杀了几只扑出来的犬只,接善逐屋搜查,把村内百多男女老幼全赶了出来,一时鸡飞狗走,呼儿唤娘,哭喊震天,使两人不忍目睹。

若有盖世武功,这时便可出去主持正义了。

但他们却也想到,纵管武技强横如楚霸王项羽,还须种种条件配合,才不致落得乌江自刎的结局。

在这动荡的大时代中,个人的力量根本是微不足道的。

绿巾军把村内男女分两姐排列,且团团散开包围,防止有人逃走。

两人这才明白为何闻得义军将至,整个县城的人要逃得一干二净了。

惨在此等乡村消息不灵,兵临村内时仍不知是什么一回事。

他两人何曾见过这等阵仗,看到那些持刀拿戟的义兵人人都像杀人不眨眼的凶徙,大气都不敢吐出半口o

尤其他们离最接近的义兵只有五十多步远,实是危险之极。

其中一个看来是义军头子的,在四名亲随左右护翼下,策骑来至排列村男的人堆中,把精壮的挑选出来,赶到一边,另有人以绳子把他们绑成一串,显得韭常横蛮无道。

遇有反抗者,马鞭立时狂抽而下,打个半死。

两入看得脸青唇白,却又愤莫名。

那些母亲妻子见到儿子丈夫被人拉去作夫役,发出阵阵令人不忍卒听的呼号悲啼。

可是那些所谓义军则人人神情凶悍,没有丝毫恻隐之心。

那军头挑完了男丁,经过那些女眷小孩时,忽地勒马停定,以马鞭指着其中一名村女喝道:"你出来!"

村民立时一阵骚乱,但却给那些义军迅速喝止,当然少不了有几个倒地受伤的人了。

寇徐两人看得眶毗欲裂,又知此时挺身而出亦起不了什么作用,这时才知道投义军的想法,是多么愚昧天真。

那村女被拖了出来,果然长得颇有秀色,身材丰满,难怪那军头心动了。

那军头吃吃淫笑时,在旁边一名年青义兵冷冷道:"祈老大,杜总管有命,不得奸淫妇女,祈老大现在临崖勒马,仍来得及。"

这人满腔正义,又敢以下犯上,两人想不到义军中有此人物:心中喝釆。

祈老大冷哼道。"李靖你少管闲事,现在我是奸淫妇女吗?我是要把这美人儿带回家去,明媒正娶,纳她为妻,哈!杜爷难道连婚嫁都要管吗?"

李靖正要说话,那村女一口咬在抓着她的绿巾兵手背处,那绿巾兵吃痛放手,村女不知那里来的气力,狂奔出了重围,朝着寇徐他们的方向奔来。

四名绿巾兵立时笑骂着策骑追来。

寇徐两人看到村女俏睑上那凄惶的表情,涌起义愤,那还顾得自己安危,就地捡起石头,跳了出来,就朝巳追上村女的绿巾兵掷去。

以前在扬州城时,他们最厉害的武功就是掷石头,所谓功多艺熟,颇有准绳,这刻毅然出手,又在猝不及防之下。两名绿巾军胸口中石,竟跌下马来。

此时那村女终于力竭,朝地上倒去。

寇仲忽觉自己浑身是劲,体内真气激荡,似乎老虎也可以打死两只,所掷出的石头,亦劲道倍增,大感兴奋下叫道:"小陵救人抢马。"

石头连珠掷出,另两名绿巾军刚要弯弓搭箭,已脸颊中石,惨嘶倒地。

蹄声轰鸣下,众绿巾兵见状立即空蕈而至。

此时徐子陵巳搂起村女,正愁不知如何上马,眼见众兵赶来:心中一急,忘了自己不懂武功,竟急急追上正往前冲去的战马,还搂着那似是轻如无物的村女飞身上马,岂知容容易易的就稳坐到马鞍上。

这时寇仲亦跳上了上另一匹马,一夹马腹,可是那战马却人立而起,把他掀倒地上。

徐子陵上马后那马儿亦团团打转,无法驱策前奔。

那些绿巾军迫至二十步许处,前头的几个人弯弓搭箭,不过怕伤及马儿,都忍住不发。

徐子陵大叫道。"仲少快来,"

寇仲这时正不知所措闻呼狂窜而起,竟凌空跳上了徐子陆的马背,搂着徐子陵的腰,大叫道:"快走,"

就在这急得使人黑发变白的当儿,村女接过马缰,一声娇呼,小脚蹬在马腹处。

战马一声狂嘶,箭般前卫,载着三人,眼看要撞上树林,岂知林内竟藏有一条泥路,左弯右曲,瞬眼间把并不熟路的贼兵拋在后方。

寇仲和徐子陵同时怪叫欢呼,后者此时才醒起正紧搂着那陌生姑娘香软的身体。

那俏材女不但骑术精湛,对附近地形更是了若指掌,穿林过野,上丘下坡,涉水登山,敌方追骑的声音终沉静下来。

三人正高兴时,蓦地战马失蹄,把他们拋到草丛处,痕狈不堪。

当爬起来时,那美村女惊呼一声,拚命掩着胸前,原来衣服被勾破了,露出大截雪白的胸肌。

两人吓得忙背转身去。

寇仲见她长得只比他们矮了三、四寸,把包袱往她拋过去,道:"衣服都是干净的,拣件出来换上吧,我们是不会偷看的。"

窸窸娑娑,不片刻村女含羞道:"换好了!"

两人转过身来,一时都看呆了眼。暗忖原来她长得这么好看。

道村女年约二十,双瞳漆黑,皮庸则非常白皙,穿上男装,别有一番神采韵味。

村女指向他们招了招手,低声道。"随我来,"

两人回头看了眼那口吐白泡,命不久矣的战马,心中暗叹,怅然随她去走了足有半个时辰,村女带着他们到了山上一个隐蔽的洞穴内,着两人坐下后,垂首道:"多谢两位好汉仗义相救,小女子不胜感激。"

两人被她尊称好汉,立时飘飘然如在云端,同时心中大奇,这女子的外貌不像村女,谈吐更不似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人。

俏村女见两人瞪大眼睛,一睑疑惑的神情,更发觉这两人虽长得魁梧,但事实上仍只是两个年纪比自己还少的大孩子,一脸天真无邪,不觉畏羞之心大减,柔声道:"奴家叫素素,并非普家村的人士,只因与主人失散,逃到那里,被普家村的人好心收留下来吧了!"

寇仲释然道。"素素姐姐长得那么美,不管好心不好心,自然也有很多人争着收留你了。"

素素俏脸一红道:"不是那样哩!"

徐子陵见寇仲开始口花花,瞪了他一眼,问道。"姐姐在那里住了多久,为何对环境如此熟悉?"

寇仲笑道:"姐姐的马术才厉害呢。"

两人一向都受人贱视鄙屑,所以若有人稍对他们好一点,便心中感动。现在忽然有了这位视他们为英雄的悄姐姐,那种新鲜兴奋的感觉,是可想而知了。

素素不知如何,俏脸更红了,轻声道。"我在普家村只住了一个月,但却试过三次随村人到这里来行猎,至于骑术嘛!都是我家小姐教的。你们是否未骑过马呢?"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