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 1 卷 第三章 远离扬州  黄易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托得赤条条的,先把衣服在溪水边洗干净,再挂在溪旁树丛上,让午后的阳光晒晾。那长生诀》则放在一块石上。

然后两人一声呼啸,畅泳溪流里,好洗去钻过暗渠时所沾染的污臭。

两人终是少年心性,亡命到这离开扬州城足有七、八力里的山林处,已疲累得再难走动,又以为远离险地,心情转佳。

正嬉水为乐时,一声娇哼来自岸边。

两人乍吃一惊,往声音来处望去。

只见一位头戴竹笠、白衣如雪的女子俏立岸旁,俏目透过面纱,冷冷打量他们,一点没因他们赤身而有所顾忌。

两个小子怪叫一声,蹲低身子,还下意识地伸手掩盖下身。

徐子陵怪叫道:"非礼勿视,大姐请高抬贵眼,饶了我们吧!"

寇仲亦嚷道:"看一眼收一文钱,姑娘似已最少看了百多眼,就当五或六折收费,留下百个铜钱,便可以走了。"

白衣女嘴角逸出冰冷的笑意,轻轻道:"小鬼讨打。"

伸出春葱般的玉手,漫不经意弹了两指。"卜卜"两声,两人同时惨哼,翻跌到溪水里,好一会再由水底钻出来,吃足苦头。

白衣女谈谈道:"本姑娘问你们一句,就得老实回答一句,否则便要教你这两个小鬼再吃苦头。"

寇仲和徐子陵两人这时退到另一边岸处,又不敢光着身子爬上岸去。进退不得,彷徨之极。

寇仲最懂见风使帆,陪笑道:"小生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小姐请放胆垂询。"

白衣女见他扮得文诌诌的,偏又不伦不类,冷哼道:"问你这小鬼须甚么胆量。"

徐子陵大吃一惊道:"我这兄弟一向不懂说话,大小姐请随便问好了。"

白衣女木无表情,静如止水般道:"你们是否居住在在附近?"

寇仲和徐子陵对望一眼,然后一个点头,一个摇头。

指风再到,两人穴道受击,膝头一软,再堕进水内,好一会才挣扎站了起来,狼狈不堪。

白衣女若无其事道:"若我再听到一句谎话,你们休想再爬得起来。"

两人对白衣女的狠辣均大为惊怀,但他们早在臭老大言宽的欺压下养就了一副硬骨头。

寇仲陪笑道:"大士你误会了,我点头因为我确是住在这附近的岳家村,他摇头是因为他住在城内,今天我这兄弟是专诚到城外来找我玩耍,所以现在才会给大士你看到我们清白的处子之躯。"

徐子陵听得失声而笑,忙又掩着大口,怕触怒了这恶罗剎。

白衣女却一点不为所动,冷冷道:"若再贫嘴,我就把你的舌根勾了出来。你为何唤我大士?"

徐子陵怕寇仲口不择言,忙道:"他只是因你长的像白衣的观音大士,才敬称大小姐作大士,只有尊敬之心,再无其它含意。"

此时的情景实在是怪异之至,一位冷若冰霜,神秘莫测的女子,冷然对着两个把隐藏在溪水里,既尴尬又狼狈的小子,若给旁人看到,定想破脑袋也猜不透他们间的关系。

白衣女的目光落在岸旁石头上的长生诀》处,道:"那是什么东西?"

寇仲不漏丝毫心意,毕恭毕敬道:"那是白老夫子命我们读的圣贤之书,大士要不要拿去一看。"

白衣女显是不知此书关系重大,事实从表面看去,这书和一般书在外相上并没有多大分别。所以她只瞥了两眼,目光再落到两人身上,沉声道:"你们知道石龙这个人吗?"

两人见她不再理他们的秘籍》,暗里抹了把汗,同时抢这道:"当然认识!"

白衣女道:"那就告诉我,为何他的家院里驻满了官兵,扬州城的城门又给关闭了?"

寇仲故作惊奇道:"竟有此事,我们打大清早就在这里捉鱼儿,呀?小陵你今趟惨了,怎么回城去哩?"

徐子陵虽明知他说谎,但见他七情上面的样子,也差点信了他的假话,装出苦面,骇然道:"娘这回定要打死我了。"蓦地感到寇仲碰了碰他,省悟道:"不行!我定要立即回城。嘿!大士你可否暂背转身,好让我们上岸穿衣服呢?"

白衣女毫无表示得看了他们一会后,冷哼一声,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,已没进林木深处去了。

两人颓然沉入水里,再浮了起来,寇仲叹道:"这臭婆娘真厉害,日后若我们练成盖世武功,定要她脱个精光看她娘的一个饱。"

徐子陵真怕她会折回来,推了他一把,往岸上爬去,苦笑道:"或者她长的很丑也说不定,你自己去看个够吧。"

两人穿好衣服后,寇仲把宝书藏好,眉头大皱道:"石龙究竟犯了什么事呢?不但武场给封了,连家都给抄了。"

徐子陵叹道:"看来学晓武功都没有什么用,快滚吧!只要想起那班打言老大的人,我就心惊肉跳了。"

寇仲哈哈笑道:"武功怎会没用,看我的陆地提踪术。哎哟!"

他才冲了两步,不巧拌着块石头,跌了个四脚爬爬。

徐子陵笑得捧腹跪地,站不起来。

两个小子伏在小丘上的树丛内,目瞪口呆地看着长江下游近城处三艘军舰和以百计的快艇,正在检查离开的船只。

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:"我的爷!我们那薄定是天书了。"

徐子陵凑到他耳旁道:"请仲少爷降低音量,以免惊扰别人,说不定是有义军混了进来,才会出现这么大的阵仗呢。"

寇仲摸了摸空空如也的饿肚子,骇然道:"江上如此,陆地恐怕亦是路不通行,不若找个地方躲躲。喔!我的天,这可不是狗吠的声音。"

两人细耳倾听,同时脸色大变,犬吠的声音,明显来自小溪的方向。还夹杂着急剧的蹄音。

心想若让狗儿灵敏的鼻子在老窝处嗅过他们的气味,那岂不糟糕之极。

两人打了个寒噤,一声发喊,亡命往山林深处逃去。

再奔上一个小山丘,下坡时,徐子陵一步错失,惊哼一声,滚下坡来。

寇仲赶了过来,一把扯起他道:"快走!"

徐子陵惨然道:"我走不动了,你快带秘籍走吧!将来学晓盖世神功,就回来替我报仇,我们怎快也跑不过狗腿和骂腿,现在只有我引开敌人,你才有望逃出生天。"

寇仲想也不想,硬扯着他朝前方的疏林奔去,叫道:"要死就死在一块儿,否则怎算兄弟。"

心中一动,改变方向,望大江方向奔去,这时马蹄声和犬吠声已清楚可闻了。

徐子陵骇然道:"我们不是要投江自尽吧!"

寇仲喘着气道:"那是唯一生路,下水后,你怎也要抱紧我,否则若把你冲回扬州城去,那就是送羊入虎口了。"

徐子陵想起毒打言老大的那群恶汉,暗忖淹死总胜过被打死,再不搭话,奋尽所余无几的气力,追在寇仲背后,往江旁的崖岸奔去。

寇仲狂叫一声,分手拉起徐子陵的手,奋然叫道:"不要看,只要拚命一跳就成了。"

江水滚流的声音,在崖岸下传来,令他们听了心寒。

"呀!"

狂嘶声中,两人跃离高崖,往十多丈下的长江堕去。

耳际风生。

"咚咚"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